語言、精神分裂症、普羅米修斯

當普羅米修斯因悲憫而盜天火贈予人類,便註定了他永無止盡的折難…….Heinrich_fueger_1817_prometheus_brings_fire_to_mankind

精神分裂症的成因目前並不清楚,但此疾病最令人困惑的一點是,一般來說會影響生育的重大疾病,理論上都會隨世代更替被淘汰出人類的基因庫。精神分裂症患者男生多在15-25歲而女生多在25-35歲間發病,正是生育率最高的年齡,因此精神分裂症的子女數低於一般人。帶有疾病的基因不利繁衍,因此要不一開始就不應該擴散開來,就算擴散開來也應該要逐漸減少甚至消失才對,但直到今日,此病的終生盛行率接近1%(不算少),而且在世界各地皆然(到處都有),也就是此基因普遍存在於人類之中,這不禁讓人想,是否此基因有某種好處,使得它即便引發的病症如此重大,它還是被保留下來了。

英國精神科醫師T. J. Crow在1989年發表的文章提出了一個特別的觀點,有別於把精神分裂症看成神經傳導物質異常是一種體內生化異常的疾病,他試圖追問此病的起源,他對過世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進行大腦病理解剖,發現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大腦結構有腦室擴大的情形,不同於因失智等大腦皮質退化症,精神分裂症的皮質變化相當地集中在左大腦1

而早在1976年,著名期刊Science就有科學家對人類大腦結構的不對稱性進行評估並與黑猩猩及恆河猴做比較,結果發現分隔顳葉與額葉的大腦外側溝(Sylvian fissure)在人類身上明顯左腦大於右腦,黑猩猩也略具此不對稱性,但程度遠不如人類,恆河猴則幾乎沒有此不對稱性2。而我們與黑猩猩有98%的基因相同,如果是那不到2%的基因造成了人類的大腦不對稱性,這個不對稱性給人類帶來了什麼?科學家普遍認為這個小小不起眼的變異賦予一個足以使人類從猿類分離開來的能力,那就是語言,多數人的語言處理中樞落在左腦而非左右腦均勻分布。

T. J. Crow認為部分的精神分裂症病因就是負責人類語言處理能力的大腦不對稱性基因出現問題。正常來說,我們可以區分自己想的(自己的念頭)跟別人講的(外來的聲音),也就是平行處理內在與外來的兩套資訊,而不致於產生混亂,但當大腦不對稱性沒能發展出來,就會把內在自己的想法,誤判為是外來的聲音,臨床上的呈現便是幻聽,或許這也不難理解,為何病人在解讀這樣驚悚的情況時,會認為自己的事情都被別人知道(關係妄想),或有人要對自己不利(被害妄想)。

某個角度來說,人類演化出語言能力,就像普羅米修斯盜天火一樣,獲此重大利器的代價相當的大,其中之一就是精神分裂症,如果此症的基因是包埋在人類的核心基因,也就是語言基因裡,除非演化把語言能力惕除,否則這個代價還可能是永恆的,就跟宙斯對普羅米修斯的懲罰一樣,每一天禿鷹啄食了普羅米修斯的肝臟,隔天它又再長出來,永無止境。

1. Crow TJ. Schizophrenia as an Anomaly of Development of Cerebral Asymmetry. Arch. Gen. Psychiatry. 1989;46(12):1145. Available at: http://archpsyc.jamanetwork.com/article.aspx?articleid=494803. Accessed December 8, 2013.

2. Yeni-Komshian G, Benson D. Anatomical study of cerebral asymmetry in the temporal lobe of humans, chimpanzees, and rhesus monkeys. Science (80-. ). 1976;192(4237):387–389. Available at: http://www.sciencemag.org/content/192/4237/387.short. Accessed December 8, 2013.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