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患者還不知道的自然療法

由人間診所蘇聖傑醫師與張立人醫師所翻譯,美商McGraw Hill出版的新書”醫生,我有可能不吃藥嗎?精神分裂症患者還不知道的自然療法”已經上市。

在此感謝出版社的Jason, Monica及Max,幫我們畫插畫的Sasa,百忙之中播出時間幫我們寫推薦文的醫師們,沒有你們,此書無法順利出版。正封300

亞伯罕 賀弗(1917-2009),加拿大籍生物化學博士、精神科醫師。

最為人所知的兩項貢獻是:

  1. 參與發現維生素B3對人體血脂肪的影響及應用,維生素B3為目前已知天然物質中少數可以同時提昇高密度脂蛋白(好膽固醇)並降低低密度脂蛋白(壞膽固醇)及三酸甘油脂,比起市面上常見降膽固醇藥物不僅效果來的更好,也沒有降膽固醇藥物的副作用,例如阻斷體內生成能量最重要的酵素之一輔酶Q10,而使細胞能量生成不足。實際上現在就有藥廠將維生素B3跟降膽固醇藥物合併做成複方,以期更佳的效果。
  2. 在他進入臨床工作的初期,他目睹維生素B3缺乏症(糙皮症)的精神症狀與精神分裂症有相當的雷同,甚至是難以區分,他假設部分的精神分裂症,並非是急性的糙皮症(否則會有精神病症以外的症狀),而是相對的長期的慢性維生素B3相對缺乏,在此所謂相對指的是身體的需求相對於食物中所能取得的量,由於維生素B3是身體內緩衝腎上腺素合成的最主要物質,因此當一個人在壓力(或其他因子)下有身體難以承受的腎上腺素生成時,其氧化物,也就是腎上腺氧化色素(adrenochrome)對心臟、大腦等造成毒性,而在後者引發的就是精神病症狀。他認為腎上腺氧化色素是部分精神分裂症,不管成因為何,會有相似表現的最後共同病理基礎。反過來說,維生素B3可作為緩解精神病症狀的一個選擇,在某些個案中(慢性維生素B3依賴症),甚至帶來治癒的可能。賀弗博士與萊納斯鲍林博士(諾貝爾化學及和平獎得主)認為人體體內的生化異常所帶來的障礙都必須透過“正確的分子”而非“設計的分子”(藥物)來矯治,所謂正確的分子指的人類在數十萬年來演化下身體會運用到的分子,以維生素C缺乏症(壞血病)來說除了維生素C之外沒有其他分子可以用以治療維生素缺發症,因維生素B3缺乏而導致有精神病症,也只有維生素B3能治癒該疾病。上述的概念便形成了分子矯正醫學(orthomolecular medicine)的核心概念,如今應用在無數的疾病治療上,使得化學藥物處理急性期症狀,而分子矯正醫學治療根本病因。

賀弗博士 50多年的臨床工作期間,他完成數個維生素B3在精神分裂症治療的雙盲試驗(double blind study),依據分子矯正的精神他治療過5000多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其中許多都達成他對復原(recovery)的定義:沒有症狀、良好人際關係、有工作。對比於現今以藥物為主的治療方式高出許多,但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賀弗博士的想法跟作法一直不為人所重視?畢竟還有什麼比分子矯正療法更能體現醫生誓詞裡的“first, do no harm”(治療之首要,在於不增加傷害),而抗精神病劑的副作用是十分明確的。

在1972年美國精神科醫學會(APA)成立特別委員會調查賀佛博士的治療思維,在60多頁的報告中,對分子矯正治療法給予“沒有證據顯示對精神分裂症有療效”的結論。此結論帶來深遠的影響,即便萊納斯鲍林跟許多分子矯正醫學醫師對APA所採用的檢驗方式有所質疑,此療法依然被拋棄一旁,而精神醫學也很快被藥物、藥廠所主導。但直到2008年都還有精神科醫師呼籲重新檢視賀佛醫師的想法1。我(蘇聖傑醫師)跟張立人醫師有幸參與賀弗博士著作“Orthomolecular Treatment for Schizophrenia”的的翻譯,中文譯名”醫生,我有可能不吃藥嗎?精神分裂症還不知道的自然療法“,除了開拓了自己的視野,也了解在精神分裂症的複雜成因下,分子矯正治療應該是每個病人與家屬都有權利知道,藥物之外的治療選項。

1. Hoffer LJ. Vitamin therapy in schizophrenia. Isr. J. Psychiatry Relat. Sci. 2008;45(1):3–10. Available at: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8587164.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