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心理學:愉悅、參與、意義感

美國賓州大學的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 1942~)是20世紀最知名的心理學家之一,他在透過動物實驗展示知名的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進而對後來憂鬱症的認知行為症狀的了解跟治療有深遠的影響。他的另一項貢獻則是: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

塞利格曼研究東西方,從古至今、從宗教到生活文化,宣稱對快樂感受有維持效果的方法,系統性的分析後歸納認為這些方法背後有三個元素跟快樂感受的維持有關:

1. 正面情緒(Positive Emotion)

2. 高度的參與跟專注(Engagement)

3. 意義感(Meaningfulness)

正面的情緒可以從許多事物上取得,例如吃冰淇淋、看場電影、購物、運動或吃顆百憂解…等等,但這些能創造短暫快樂情緒的事物都有明顯的邊際效應,帶來的快樂感受會在重覆的過程逐漸減弱,換言之,愉悅的事物雖然可以帶來正面的情緒,但無法創造持久的快樂(有誰在吃完大餐後能快樂上一週的呢?),然而在高度消費主義的社會裡,這是我們最常使用的方法。

因此塞利格曼認為我們需要別的元素來達成不只是愉悅而是好的、有意義的生活, 當生活中有可以高度參與的事物,不管是工作或者人際,來提供一個專注的目標時,時間在全神貫注下停止,當下甚至感覺不到情緒也沒有想法,換句話說就是“渾然忘我”,且在之後還能帶來長時間的快樂感受(好吧,這樣說來工作狂也是不錯的!),但現實裡,大家可能覺得每天為了生活打拼跟處理日常瑣事就來不及了,哪來的時間去找能專注的事情來做呢?塞利格曼指引我們一條明路,要不就是去做自己最在行的事情或者把自己的得意技整合到自己的工作跟生活中,而這一部分確實需要有相當的取捨。在之前關於靜坐內觀的文章裡,提到禪修的練習可以提昇正念(Mindfulness)的能力,塞利格曼也認可正念可以作為感受愉悅事物跟專注時的擴大機(amplifier),但唯有將專注做事的能力導向一個對群體有益的目標上時,例如反核、到偏遠鄉村當代課老師、搶救受到破壞的生態時,才會有最大的意義感,而這樣做的回報就是最持久的快樂。

在這個2004年錄下的TED演說中,塞利格曼談到他對心理學的回顧與展望,在歷經了近60年的科學化研究,我們對精神疾病的了解與治療有不少的進展,專業領域也幫助了許多身受其苦的人,但是對於一般大眾,心理學是否提昇了我們的生活品質?塞利格曼十年前樂觀的認為,十年後的今天,心理學可以透過科技、娛樂、設計可以讓人更快樂,但事實上呢?或許大家在檢視正向心理的三個元素在自己的生活裡的成份跟比例如何後可以得到一些答案。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