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憂解世代

 

新聞週刊百憂解 with caption

除了醫師跟一般民眾的接受度日漸增加外,一些名人服用的案例,例如奧黛麗赫本,更讓百憂解增添一種“時尚感”…

上一篇文章中我們提到科學家們提出假說,認為血清素、正腎上腺素活性低下是造成憂鬱症的原因,為了讓大家瞭解接下來的討論,不得已必須要先說明一些比較生硬無趣的東西:

  • 因為這些神經介質都是單胺類(monoamine),顧名思義意思就是他們都是由單一氨基酸合成而來,例如血清素的合成材料是色胺酸(tryptophan),而正腎上腺素跟多巴胺則是酪氨酸(tyrosine),所以這個假說又被稱為單胺假說(monoamine theory)。
  • 負責分解掉這些神經介質的酵素就被稱為單胺氧化酵素(monoamine oxidase),而iproniazid的作用就是抑制這個酵素,因此又被稱為單胺氧化酵素抑制劑(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簡稱MAOI)。
  • 而imipramine則是抑制神經介質的回收,同時因為它有三個環狀結構,因此又被稱為三環抗憂鬱劑(trycyclic antidepressan,簡稱TCA)。

    60、70年代MAOI跟TCA開始被廣泛運用與憂鬱症的治療,但是也開始發現這兩類藥物的限制與副作用,例如當攝食富含胺基對乙酚(tyramine)的食物,例如起司、火腿、巧克力及某些酒類後,單胺類神經介質會被大量釋放,原本這不會有問題,因為體內的酵素會把把多餘的神經介質分解,但是如果有服用MAOI,就會導致正腎上腺素無法被分解,因為正腎上腺素會讓血管收縮,於是引發導致嚴重的高血壓。而TCA則是因為同時也會阻抗乙醯膽鹼的作用(antimuscaric),而引起口乾舌燥、便秘、心律不整甚至幻覺與譫妄,加上需要全身麻醉的電痙攣治療,大家可以想見在當時,嚴重憂鬱的病人實際上是沒有太好的治療選擇。

    當美國的禮來藥廠(Eli Lilly)在1970年代開始測試代號LY110141的藥物時,原本希望能開發出降血壓藥,但效果不顯著,於是再拿來試試能不能治療肥胖,也是失敗,據說最後只好“順便”試試是否有抗憂鬱的效果,沒想到確實有效果(其實第一次測試的病人數也才五個人),也因此開啟了SSRI的時代,SSRI全名是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也就是選擇性血清素回收阻斷劑,跟TCA或MAOI有所不同的是,SSRI比較針對血清素,而相對不影響其他神經介質,整體而言副作用跟安全性進步許多,禮來把LY110141命名為Prozac,也就是大名鼎鼎的百憂解。

影星布魯克雪德絲談產後憂鬱

    可以想像,百憂解某個程度就像憂鬱症生物治療的聖杯,一個從未有過的新選擇,安全而又有效。在上市前紐約時報僅做了一篇報導就讓禮來的股價就從10塊飆升到100多,禮來也在上市後發了數百萬份的宣傳手冊跟數十萬的海報來推廣百憂解,除了醫師跟一般民眾的接受度日漸增加外,一些名人服用的案例,例如奧黛麗赫本,更讓百憂解增添一種“時尚感”。90年代後,許多人把自己服用百憂解的過程撰寫成書,例如Elizabeth Wurtzel的百憂解國度(Prozac Nation)講述自己與重度憂鬱症的掙扎、Lauren Slater的百憂解日記(Prozac Diary)講的是強迫症、甚至影星布魯克雪德絲也出書談自己的產後憂鬱,這些書的共同點就是都是宣稱抗憂鬱藥拯救了她們,除了進一步取得一般民眾的信任,心情不好吃百憂解的想法跟頭痛吃普拿疼一樣深入民心,進入普羅文化的百憂解,使得它跟可口可樂、福特汽車、SONY等品牌齊名,成為家用品的一部分。透過下面的數字,我們可以更清楚看出百憂解在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 1987年通過FDA許可,正式上市
  • 1989年的年度銷售額快速成長到3億5千萬美元
  • 1990年成為最受歡迎的抗憂鬱劑,平均每個月開出65萬張處方籤,銷售額來到10億美元
  • 1999年,百憂解銷售額達210億美元,足足佔了禮來藥廠近三分之一的營業額

百憂解也引發了一堆藥廠的競相模仿,而陸續開發出類似的SSRI,例如樂復得Zoloft、立普能Lexapro、克憂果Paroxetine…等等。同時禮來也把百憂解運用在憂鬱症以外,於是從恐慌症、暴食症、經前不悅症候群、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FDA許可的,到酒癮、早洩、偏頭痛、糖尿病神經病變等非FDA許可的,百憂解的治療範圍幾乎是包山包海、無所不能,難怪當時新聞週刊會說百憂解是一重大突破。

2011年全美藥品銷售排行榜

單胺假說似乎在理論上跟臨床上都相當成功,藥廠於是一不做二不休,陸續開發了血清素及正腎上腺素素回收阻斷劑SNRI,例如惠氏藥廠的速悅Effexor及禮來藥廠的千憂解Cymbalta,還有正腎上腺素素/多巴胺回收阻斷劑NDRI,例如葛蘭素藥廠的威博雋Wellbutrin,理由就是除了血清素之外,根據單胺假說,正腎上腺素跟多巴胺低下都會造成憂鬱,因此SNRI跟NDRI可以滿足不同病人的需求,理論上也應該更有效。精神藥物學的權威教科書Stahl’s Essential Psychopharmacology裡還對合併使用SNRI跟NDRI這個三種單胺通殺的藥物組合取了一個俏皮的稱號“加州火箭砲”,代表治療憂鬱症的最強組合。千憂解在2004年上市後,快速成長,到了2011年就成為全美國銷售金額前十名的藥物,精神藥物學的成功來到新的巔峰。而這一切都建立在單胺假說上,但問題來了,萬一這個假說不全然正確呢?

newsweek_prozac_cover (2).jpg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