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驚風 vs 慢郎中,個性從何而來?

有人神經大條、有人緊張兮兮、有人十分隨性、也有人完美主義到近乎苛求,人與人之間個性的差異究竟從何而來?這件事情的思考無法迴避一個問題,那就是生養與教育(Nature vs Nurture),究竟何者對人較具影響力。這個困難問題先擺一旁,一般人對於外型受遺傳的影響應該是普遍認同跟接受,例如小孩子的五官特徵跟父母相像是顯而易見的,但也有一些不那麼明顯的特質是受基因遺傳影響,例如耳垂分離或緊貼、舌頭能不能捲曲、乃至於雙手交握時是右手拇指在上或左手拇指在上。但個性呢?個性有遺傳基礎嗎?

我們可能都有這樣類似的經驗,例如熬夜唸書準備考試又累又餓,但翻了一下筆記,還沒複習的的比看完的還多,想到再被當的話就真的要從學長變學弟了,心裡一陣緊張,顧不得肚子餓,精神也來了。由於大腦的主要功能是整合內在訊息(累、餓)跟外在情境(書沒唸完)後做出適當反應(緊張、繼續熬夜),每個人對情境解讀的差異造成了各自不同的反應,而情境解讀來自兩個部分,一個是思考另一個則是情緒,之所以會緊張是因為想到被當要重修,而想到這件事更令人緊張,這似乎是蛋與雞的問題,但我們來看一下下面這張圖:

人類大腦的演化

人類大腦的演化在順序上來說是先有爬蟲類大腦(腦幹),再有哺乳類大腦(海馬迴跟邊緣系統),最後才是靈長類大腦(大腦皮質),腦幹調控食慾、性慾、睡眠等與生存相關的基本功能,海馬迴及邊緣系統管理記憶跟情緒,而大腦皮質則是掌管抽象思考與判斷。當我們接收內外在訊息時,這些訊息往往都是先經過腦幹確認不會威脅到生存、之後再到海馬迴/邊緣系統,與過去的記憶比對並同時產生相對應的情緒後,最後才到大腦皮質,這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背後的原因:看到細長的物體,反射性地跳開,心跳加速感到不安與緊張,想到到以前被蛇咬的經歷,最後仔細一看才知道只是條繩子。如果大腦是一個危機處理中心,把情緒跟反射放在思考之前可以爭取時間,而情緒是行為的動力。

screenshot-2016-11-04-at-13-32-23

而緊張感是我們在日常生活最常感受到的情緒之一,當人類祖先還在採集狩獵的遠古世代,面對追獵物或者被獵物追的壓力時,他的身體會透過交感神經踩下油門來進行戰鬥或逃跑反應(fight or flight),這個時候他的瞳孔放大、氣管擴張、心跳加速、血壓上升、呼吸變淺而快、手心冒汗,同時拉高大腦警戒度,而這不就是我們緊張的時候的感覺?現在我們不用面對獅子,但面對壓力時的生理反應,跟祖先並沒有兩樣,都是因為交感神經及腎上腺分泌了一系列訊息分子,也就是腎上腺素、多巴胺、及正腎上腺素進而改變了身體的運作跟大腦的感知,這些訊息分子又被統稱為兒茶酚胺(catecholamines)。

COMT breaks down catecholamines

我們平常身體就會存在低量的兒茶酚胺,就好像車子輕踩油門一樣,推動我們去完成日常活動,並在危機下大踩油門,導致身心的緊張,以應付高壓情境,但危機過後這些荷爾蒙也會被迅速分解以解除警報,避免身體被過度損耗。所以大家應該可以想像,兒茶酚胺能否順利被分解,決定了兒茶酚胺在體內的濃度,也就是一個人的緊張度。有許多因子會影響這個分解的過程,例如負責分解兒茶酚胺的主要酵素COMT(Catechol-O-methyltransferase),由於基因的變異使得每個人的COMT分解兒茶酚胺的能力有所不同,例如一個人如果他的COMT基因型是Val158Met,這使得他所製造出來的COMT在第158個胺基酸上從纈胺酸Valine變成甲硫氨酸Methionine,進而改變COMT的立體結構,使得COMT與兒茶酚胺不容易結合,這就跟鑰匙孔變形,鑰匙就插不進去是一樣的道理,於是COMT就無法有效率地代謝兒茶酚胺,結果就是上升的焦慮度,這個發現部分解釋了人之間個性特質差異的生物基礎。

之前我們談過人體的許多生理現象都存在著一個自然分布的特色,例如大多數的台灣成年男性身高都集中在一個狹窄的範圍,好比說175正負10公分,高於185跟低於165的比例就開始急劇減少,但是即使稀少,還是會有210公分的長人跟130公分不到的侏儒。COMT跟兒茶酚胺在人體內的相對關係也是如此,大多數人COMT可以將兒茶酚胺濃度控制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使人不會太緊張也不至於太鬆散。但少數人卻有著過兒茶酚胺無法正常被代謝的問題,因而容易焦慮,雖然焦慮本身可以帶來一些好處,使人提前去準備跟處理問題,但過度緊張除了影響生活品質,在較大的壓力來臨時,過多的兒茶酚胺反而會干擾表現(緊張過度會讓人腦中一片空白的!),使人抗壓性不佳,這樣的人我們可能覺得他們平時穩健踏實、一絲不苟、十分可靠,在面對壓力就變得急驚風、緊張兮兮、完美主義、強迫傾向、甚至龜毛。反過來說,也有人的COMT基因型使得他代謝兒茶酚胺的速度異常的快速,這樣的缺點是平常的時候沒有油門,做起事情不起勁,往往會有嗜吃甜食、牛飲咖啡的情況,因為這麼做他們可以短暫拉高油門(兒茶酚胺),但優點是這些人在壓力下有很好的抗壓性,不容易緊張,也因此對具有挑戰性的事物有較高的興趣(因為比較能承受),他們平時可能讓人覺得懶散、隨便、慢郎中,但思考較有彈性、自己有興趣的事物衝勁十足、在壓力下不慌不亂[1][2][3][4]

以上的科學發現並非把人的情緒或個性過度簡化為一個扁平的概念,例如兒茶酚胺濃度=緊張焦慮,而是提供一個新的觀點來理解人的情緒想法與身體變化之間的連結;更不是說天生的COMT基因是什麼就注定了一個人的個性,一部分是還有其他基因也涉及而茶酚胺的代謝,例如MAOA,再則,這些基因的表現是會受後天影響的。另一個層面,這個發現也解釋了部分焦慮症、恐慌症、躁鬱症、思覺失調等精神疾病的病因,更重要的是,對於如何處理這些病症我們有了更科學且更豐富的觀點。(未完待續)

  1. Reuter M, Hennig J. Association of the functional catechol-O-methyltransferase VAL158MET polymorphism with the personality trait of extraversion. Neuroreport. 2005;16: 1135–1138.
  2. Colzato LS, Waszak F, Nieuwenhuis S, Posthuma D, Hommel B. The flexible mind is associated with the catechol-O-methyltransferase (COMT) Val158Met polymorphism: evidence for a role of dopamine in the control of task-switching. Neuropsychologia. 2010;48: 2764–2768.
  3. Tochigi M, Otowa T, Hibino H, Kato C, Otani T, Umekage T, et al. Combined analysis of association between personality traits and three functional polymorphisms in the tyrosine hydroxylase, monoamine oxidase A, and catechol-O-methyltransferase genes. Neurosci Res. 2006;54: 180–185.
  4. Bouchard TJ Jr, Loehlin JC. Genes, evolution, and personality. Behav Genet. 2001;31: 243–273.
Bitnami